分享

[占星哲學]自由意志與命定論續篇

哲學家約翰洛克說:「問人類意志自由與否的這個問題根本就是錯誤的;這個問題就像是在問一個人的睡眠是否迅速,或者他的品德是否為正方形般的毫無意義。自由之不適用於形容意志,就如動作的迅速不適用於形容睡眠,外形不適用於形容品德一樣,大家會嘲笑這些問題的荒謬性,因為顯然動作不被歸類和睡眠有關,不同的外形不被歸類和品德有關。我想當一個人認真考量過後,他會清楚地瞭解自由是一種只屬於行動者的力量,而不能成為意志的一種特性,且意志也只是一種力量。」

最近古典學派與現代心靈學派似乎對命定論與自由意志的問題有熱衷的討論,基本上我認為這種問題經過千百年來的爭論,現在再去討論這個也沒甚麼必要性。自由意志一詞在某些唯物論哲學家眼中是一個很另類的詞彙,就如同洛克所敘述一般。史賓諾沙更將人類的自由意志比為一顆認為自己選擇了飛行路線與落點的石頭,他認為心靈的決定若扣掉慾望就不剩什麼,心靈的意願是由一個因素來決定,而這個因素是由另一因素決定,然後再另一個,再另一個,就這樣無限持續。因此討論這個問題前必須釐清甚麼叫做「自由意志」?

自由意志一詞(Free Will)是指人類透過理性來掌控自己的行為與決定,自由意志從哲學領域、宗教領域或政治領域來解釋,其定義是完全不同的。哲學家霍布斯形容自由意志是一種「荒謬的語言」,因為自由是一種力量是由意志所定義的 — 所以意志不是一種可以成為自由或不自由的東西,也有許多學者認為自由意志只是一種意識型態。這部分我寧可不去討論,在占星學上,我認為自由意志不但不存在於和諧的命盤中,也不存在於剋害交加的命盤。如果一個人的命盤命主被凶星剋害交加,且無吉星相助,他能有甚麼自由意志呢?他的自由意志可能會停留在幻想或思考的階層,而難以落實到行為階層。相反的來說,一個人命盤如果吉星拱命,妻財子祿皆美,他所做的事都會成功,這時他無法容忍自己失敗,因此他也沒有自由意志了。

所以,叔本華對自由意志的說法最為貼切:「我可以按自己的意志行事,我可以,如果我願意的話,把我的所有全送給窮人然後自己因此變窮 — 如果我願意! 但我不能願意這樣,因為在我身上的反對意願太過強大讓我無法願意這樣。另一方面,如果我有個不同的性格,也許甚至到聖人的程度,那我就能願意這樣,但這時候我就不能不願意這樣,因此我就必須這樣去做。」顯見不管您是聖人還是一般人,不管你的命盤長的甚麼樣子,都還是受到某種程度的制約。

我所謂的命定論就是希臘哲學家講的Determinism,學界翻譯為決定論。這跟宿命論(Fatalism)是完全不同的,在命理界很多人搞不清楚這兩者的差別。宿命論認為失敗和絕望是人終極和無可避免的命運,因此它是一種悲觀主義。但決定論,也就是我說的命定論,是相信所有的物質事物和人類行為,都是在發生之前,由外力所決定或解決的。我認為,命定論與自由意志其實不衝突,這兩種觀念不盡然完全相反或相關。例如:也許我可以選擇吃甚麼早餐(事實上我也很懷疑,因為我老婆喜歡吃的跟我不一樣而我又必須去附和我老婆),可是我無法選擇吃了甚麼早餐會讓我拉肚子。也許我可以選擇做甚麼工作並汲汲追求(也許人家不一定會聘你),可是我無法選擇追求途中會得到甚麼成果與報酬。也許我可以選擇走甚麼路(也許那條路被封了),可是我無法確定走哪條路會再次遇到夢中的她。這種類比的前提是,假設自由意志所談的行為是人類的生心理需要或慾望的產物。如果自由意志這麼定義,我認為應該改為「適度的自由選擇」比較貼切。人不能太貪心,適度就可以,不要那種絕對的自由意志,絕對的自由通常會出大問題,或者可能只是一種說法,或是一種意識型態,很難落實到實際的生活。

我篤信基督教的妹妹常常跟我說國父十次革命成功的故事,鼓勵我一定要以堅定的信念努力下去,因為人的路都是同樣寬廣的。我的回應是,聰明或運氣好的人或有那個命的或有能力的一次就要成功了,怎麼會耗那麼久?當然最後還是推翻滿清,問題是死不是死自己,是死別人,要想想十次革命死了多少人。國父寬廣的路,對那些烈士來說就是無可選擇的地獄之路。死了人也罷,事情成了,結果總統也當不成,最後抑鬱而死。不是很可笑嗎?革命一定要有他嗎?我看清廷就算沒有國父革命也活不久的。

現代社會你搞垮了一家公司,還能寄望董事會再給你甚麼機會?搞垮了十家公司,你會有甚麼 Credit??需要背負多少破碎家庭的果報?

我們要懂得如何去分析命盤中具備甚麼條件,從哪些條件去發揮會比較有機會,有的命盤是沒得選擇的,黑道份子都喜歡當黑道嗎?一定都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人生就是百般不得已。

又譬如你的命適合跟別人合夥,你就會發覺跟人合夥會比自行創業的經驗來得好,當然選擇甚麼人、或選擇做甚麼事業、選擇把店開在哪裡,當然是自己能夠自由選擇的,問題不大。你的職位是副董、副總、經理也不是很重要,重點是你是否從合夥經驗中活出自己想要的生活。有的人就是不能合夥,你告訴他要繼續努力、勇往直前、維持樂觀進取積極態度…那結果會如何?假設我們以結果來斷定成功的條件。重點是有沒有釐清這動機到底是自己的慾望、幻想、不周延的判斷還是經過思考評估過的?如果不是很有效的釐清那他就得一次一次的失敗,像國父一樣,也許最後會成功,但代價是甚麼?

自不自由不重要,要負甚麼代價才重要。

宿命是種框架與制約,很難抵抗的。每隻狗狗都想吃主人的食物,有的狗吃了沒事,但有的換到一陣毒打,這個就是命的不同。這點邏輯,我認為人與狗的處境並沒有太大差異。

命定論落實到占星命盤上,會有主觀與客觀兩種解釋,主觀的來說命盤的星相組合都是反應當事人的心靈狀態、行為模式與思考模式,雖然在不同星體被引動時這些既定模式會有出乎意外的發展,但這樣的意外發展並不是毫不受自然力控制的,也絕不是自己能左右的,而是透過星體的交感而產生。有人會以為既然這是我的命盤,呈現出我的行為模式,那麼如何行為是受到命主意志控制的。其實人的心靈狀態、行為與思考模式是呈現動態的,隨時隨地受到他人或環境的影響,客觀的來說,命盤大部分的設定還是反應了當事者生活周遭的客觀狀態,例如與朋友、親戚、父母、小孩、長官、敵人、甚至是寵物….等人事物的互動。即便與世隔絕者,也有不同於既定思考模式的情緒問題,因為命盤的設定隨時受到流年星的干擾。所以人決不可能完全理性的掌握自己的意志進而依照自己的意志來行為。只能理性的規劃適合自己走的路,謀求成功的最佳機會,至於結果如何,還是得交給冥冥中的最高決策者(如果存在的話)。

本文引用網址: http://www.fate543.com/blog/2008/05/30/465/trackback/
請您 留言, 或從您網站 回溯.

11 封留言 to “[占星哲學]自由意志與命定論續篇”

  1. 子辰 說:

    感謝孟浩前輩的光臨並指點,我很同意你的「占星師必須進行心靈修練…」的觀點。寫完這篇文章,經過內心唯物與唯心之理性掙扎,我突然想起佛家說的「十八空」。佛學在唯心與唯物上的辯證,我個人認為是高過一切哲學基礎與立論,也是最難瞭解的。當各種理論辯證的當下,就已經太唯心、太妄心、太凡夫心了,我想一切相關的爭論或討論,離佛家說的「真心」還是有一段很大的差距,可惜我資質尚淺無法參得「真心」的意境。期待我能放下諸論,面對一切皆以慈悲心、包容心來對待,期待能沈澱所有妄念,達到「妄心一歇,菩提即現」的意境。我是一個很怕讀經的人,因為怕一鑽進去,我就不想研究占星了,等我哪天覺得占星無趣時,或許也會嘗試去理解「真心」的意境。希望以後孟浩兄能多到這裡多多提點。

  2. Rose 說:

    真是好文~
    早就感覺到命好的人做什麽事情都能選擇正確的道路
    不用花費什麽精力就能成功~
    呵呵~

  3. Rose 說:

    真心,首先是要活在當下吧~

  4. shut~! 說:

    [出言不遜!刪!ip也封。]

    子辰改

  5. dgc 說:

    子曰:「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也。」

    沒有一定生活歷練的人,是很難寫出「命定論」的看法。

    不知 shut網友,有何高見?自己是否真的「改變自己的命運」?

  6. 子辰 說:

    shut網友,不同意見的言論都能在此部落格自由發揮,但您動不動就人身攻擊,氣呼呼樣,不知易經讀到哪裡去了?修道又是修到哪裡了?命定論就是,你想在這裡發表高見,我偏偏不讓您如意,呵呵。你好好的一篇文章因為出言不遜,搞得被刪,你告訴我,你懂甚麼易經?又懂甚麼道?況且命定論不是我發明的,是希臘哲學家發明的,你要罵,把古人挖起來罵我沒意見,要搞清楚對象。

  7. 宝贝熊 說:

    前辈,我这样理解您的观念可否?即:占星可帮助个人更有觉知的面对自己,但命运基本上没有选择余地的,可选择的是决定罢了,但命定论意味着你做决定是一回事,结果是什么 是另一回事。我研究星图呈现的性格原型而后经历事件原型(及事件推运)与流年星的触发的心理推运,便是荣格所研究的心理成长历程。但另有一些占星家在研究命定背后的上帝的意图,我认为这就是 道 的体现,上帝没有什么意图,个人命运不同就是上帝维持宇宙和谐运转的方法,命运不同是现象而已。但若真有意图,我好奇的是:若人真的理解了背后的意图,又能怎样?

  8. 宝贝熊 說:

    另外,其实前辈,我不太理解荣格那套理论,有云里雾里的感觉,是我个人悟性不够,还是?请问请对荣格理论的看法。

  9. 子辰 說:

    寶貝熊,你這些問題其實很深,不見得我能回答,但你參考看看。

    1. 我認為某些決定人可選擇,但某些決定還是無法選擇,例如我要搬家,可是一直找不到好房子,雖然我想決定,可是連Action都沒辦法。代表人還是受客觀條件制約的,那麼我是否可以降低我的目標來盡快搬家呢? 我也想,但理智告訴我不行,因此即便我主觀的想要降低標準,我可能也沒辦法,不但連Action都被制約,連Mind都被制約了。這個跟一個人的命格與行運有關,行運佳自然覺得是個Free Man,自然認為地球是照我的意志來旋轉的。

    2. 我比較不同意榮格的理論,也不同意所有泛心理占星的說法,因所謂的流年星觸發,應該是事件的觸發導致事件影響心理,並非心理影響事件。例如出車禍被截肢而感到沮喪,到底是先沮喪才被截肢,還是先截肢才沮喪? 所以,我認為心理狀態根本無法[個別生存],而是事件的附屬品。經驗法則告訴我們,人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沮喪,其背景一定有相當的事件基礎在支撐。另一方面,心理的轉變也絕對不是流年星觸發那麼的具有準時性與規律性。

    3. 我不建議將占星研究扯上宗教,因為如此一來,你必須熟悉研究所有宗教才有辦法獲得真理。

  10. 宝贝熊 說:

    前辈的回答,思路已经很清晰,我基本上认同前辈的观点。佛界人士称意念决定了物质,事实是对的道理,同时这个 对 仍然在占星学(古人研究的古典占星)所包涵的智慧中,有意思的是:占星学才是伴随着人类诞生而诞生的,或许也是最高及最大智慧源头。
    具体地讲,我不反对宗教,因为大多宗教对提升人类意念是有助益的,但为什么只有一些人与他们有缘?这就是虽然宗教所阐释的大部分道理对,但总体上小法则仍在大法则包括的智慧中。
    但研究占星在感受到理解这个宇宙奇妙的同时,也有一丝遗憾———似乎如何改变这个世界,以便更美好?的问题是没有答案,人类只是在做天象已经预示了的事情罢了(其实似乎上帝与佛是在恒星天以下才合理,因他们阐释的道理在星体法则之下)
    因我的上述言论没有重心,请大大随意发表些观念,以激发共鸣或我的思考。

  11. -->
  12. 1
    leeastro says:

    子辰兄,再度引用你這篇文章,並且寫了一些感想。

    為了明天高雄的塔羅牌課程,我在整理命運之輪和倒吊人這兩張牌的四大重點圖解時,看到子辰寫了一篇自由意志與命定論續篇,覺得這真是心理卜卦占星學所說的大宇宙和小宇宙的共時性發生。

    基本上,命定論其實就是「個人意志不可抗拒之外力衝擊」。我做個案時,已經聽過不知多少被「不可抗拒之外力衝擊」折磨的故事。這時候,個人意志的確沒有自由可言,只能學那藍色的人面獅身「鎮定的接納」命運之輪的安排!

    但,人生還是得走下去!所以,我們就遇到了「倒吊人」的頭腦兩難困境:傾向無可奈何的接納世俗事件力量的安排?或是傾向用心靈智慧來面對人生的逆境?

    英國古典占星師Sue Ward 在占卜和自我(Divination and Ego )一文中,提到占卜是為了捕捉神聖意志的各種意圖(the intentions of Divine Will)的嘗試,這種探索衍生出來的成果之一就是預測(prediction)。但是,預測能力是否能「正確」運用會受到自我(ego)的潛意識觀念的影響。每個自我都有潛意識的自我本位態度和自我膨脹觀念,這些都會無形中影響你所給出的預測。所以,占星師的自我必須要進行心靈修鍊,才能把占星作為一門神聖的藝術。此所以中世紀的占星師都會學習心靈鍊金術(Hermeticism)的智慧。

    因此,Sue Ward在The Sacred Art: An explanation of Lilly’s “Letter to the Student”一文中,指出公元四世紀的占星師Firmicus已經提出「占星師要進行神父教士修練」的必要性,才能用謙虛的心靈態度和客觀的理智頭腦,來研究占星體系中人生禍福背後的神聖意志的各種意圖。

    其實,在我眼中看來,神聖意志的各種意圖就是各種星體神明力量的心靈意涵,為何土星的神明力量要用人生苦難的折磨,來逼出海王星神明力量的心靈虔誠呢?為何事件占星師要用天王星神明力量的了解宇宙秩序的智慧,來盡量幫人趨近木星神明力量的豐盛生活呢?為何心理占星師要用天王星神明力量的了解宇宙秩序的智慧,來盡量幫人看清冥王星神明力量的業力困擾呢?

  13. 2
    子辰 says:

    感謝孟浩前輩的光臨並指點,我很同意你的「占星師必須進行心靈修練…」的觀點。寫完這篇文章,經過內心唯物與唯心之理性掙扎,我突然想起佛家說的「十八空」。佛學在唯心與唯物上的辯證,我個人認為是高過一切哲學基礎與立論,也是最難瞭解的。當各種理論辯證的當下,就已經太唯心、太妄心、太凡夫心了,我想一切相關的爭論或討論,離佛家說的「真心」還是有一段很大的差距,可惜我資質尚淺無法參得「真心」的意境。期待我能放下諸論,面對一切皆以慈悲心、包容心來對待,期待能沈澱所有妄念,達到「妄心一歇,菩提即現」的意境。我是一個很怕讀經的人,因為怕一鑽進去,我就不想研究占星了,等我哪天覺得占星無趣時,或許也會嘗試去理解「真心」的意境。希望以後孟浩兄能多到這裡多多提點。

  14. 3
    Rose says:

    真是好文~
    早就感覺到命好的人做什麽事情都能選擇正確的道路
    不用花費什麽精力就能成功~
    呵呵~

  15. 4
    Rose says:

    真心,首先是要活在當下吧~

  16. 5
    shut~! says:

    [出言不遜!刪!ip也封。]

    子辰改

  17. 6
    dgc says:

    子曰:「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也。」

    沒有一定生活歷練的人,是很難寫出「命定論」的看法。

    不知 shut網友,有何高見?自己是否真的「改變自己的命運」?

  18. 7
    子辰 says:

    shut網友,不同意見的言論都能在此部落格自由發揮,但您動不動就人身攻擊,氣呼呼樣,不知易經讀到哪裡去了?修道又是修到哪裡了?命定論就是,你想在這裡發表高見,我偏偏不讓您如意,呵呵。你好好的一篇文章因為出言不遜,搞得被刪,你告訴我,你懂甚麼易經?又懂甚麼道?況且命定論不是我發明的,是希臘哲學家發明的,你要罵,把古人挖起來罵我沒意見,要搞清楚對象。

  19. 8
    宝贝熊 says:

    前辈,我这样理解您的观念可否?即:占星可帮助个人更有觉知的面对自己,但命运基本上没有选择余地的,可选择的是决定罢了,但命定论意味着你做决定是一回事,结果是什么 是另一回事。我研究星图呈现的性格原型而后经历事件原型(及事件推运)与流年星的触发的心理推运,便是荣格所研究的心理成长历程。但另有一些占星家在研究命定背后的上帝的意图,我认为这就是 道 的体现,上帝没有什么意图,个人命运不同就是上帝维持宇宙和谐运转的方法,命运不同是现象而已。但若真有意图,我好奇的是:若人真的理解了背后的意图,又能怎样?

  20. 9
    宝贝熊 says:

    另外,其实前辈,我不太理解荣格那套理论,有云里雾里的感觉,是我个人悟性不够,还是?请问请对荣格理论的看法。

  21. 10
    子辰 says:

    寶貝熊,你這些問題其實很深,不見得我能回答,但你參考看看。

    1. 我認為某些決定人可選擇,但某些決定還是無法選擇,例如我要搬家,可是一直找不到好房子,雖然我想決定,可是連Action都沒辦法。代表人還是受客觀條件制約的,那麼我是否可以降低我的目標來盡快搬家呢? 我也想,但理智告訴我不行,因此即便我主觀的想要降低標準,我可能也沒辦法,不但連Action都被制約,連Mind都被制約了。這個跟一個人的命格與行運有關,行運佳自然覺得是個Free Man,自然認為地球是照我的意志來旋轉的。

    2. 我比較不同意榮格的理論,也不同意所有泛心理占星的說法,因所謂的流年星觸發,應該是事件的觸發導致事件影響心理,並非心理影響事件。例如出車禍被截肢而感到沮喪,到底是先沮喪才被截肢,還是先截肢才沮喪? 所以,我認為心理狀態根本無法[個別生存],而是事件的附屬品。經驗法則告訴我們,人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沮喪,其背景一定有相當的事件基礎在支撐。另一方面,心理的轉變也絕對不是流年星觸發那麼的具有準時性與規律性。

    3. 我不建議將占星研究扯上宗教,因為如此一來,你必須熟悉研究所有宗教才有辦法獲得真理。

  22. 11
    宝贝熊 says:

    前辈的回答,思路已经很清晰,我基本上认同前辈的观点。佛界人士称意念决定了物质,事实是对的道理,同时这个 对 仍然在占星学(古人研究的古典占星)所包涵的智慧中,有意思的是:占星学才是伴随着人类诞生而诞生的,或许也是最高及最大智慧源头。
    具体地讲,我不反对宗教,因为大多宗教对提升人类意念是有助益的,但为什么只有一些人与他们有缘?这就是虽然宗教所阐释的大部分道理对,但总体上小法则仍在大法则包括的智慧中。
    但研究占星在感受到理解这个宇宙奇妙的同时,也有一丝遗憾———似乎如何改变这个世界,以便更美好?的问题是没有答案,人类只是在做天象已经预示了的事情罢了(其实似乎上帝与佛是在恒星天以下才合理,因他们阐释的道理在星体法则之下)
    因我的上述言论没有重心,请大大随意发表些观念,以激发共鸣或我的思考。

請留言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Virtual Dedicated Servers | Compare Top CD Rates, Online Brokers and Buy Ic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