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占星]職業徵象與人本思維

有很多人常懷疑,為何我的十宮主這麼有力,為何還是官運不順?我的六宮水星不是廟旺嗎?為何不是從事科學或商業?從古至今,職業徵象一直是歷代古典占星學家所探討的主要話題之一。歷代以來職業徵象的論述與當代的政治自由度、思潮的革新、辯證的演進有著相當大的關連。在西元紀年前後幾百年的時間,西方占星學在泛希臘化國家仍充滿著父權主義的思維,然而搞神格崇拜並不是西方人的專利,正當西方的柏拉圖等人提出辯證,追求思想自由等相關論述的同時,在地球的另一邊的漢朝卻獨尊儒術,舉國上下無一不奉行孔孟的「經驗理性」,造成千年來的思想大壟斷,「君事臣以禮,臣事君以忠」是當時職業上的最高指導原則。事實上,隨著時代改變,人本主義一直被重視,古代君權社會與階級主導的思維漸漸消除,占星對於職業徵象論述不再那麼的單元化。

在羅馬帝國時期,埃及占星家托勒密在「四書」(Tetrabiblos)論及職業徵象時,一味的重視日、月、天頂。因為日月是太陽系的最大發光體,主宰著地球的生機,因此占星家相信日月對於命運有引導、主宰的意涵,日為生命,月為肉體,互為表裡。同時日月也代表君權社會的最高統治標章。猶如東方的中國,在君權社會中職業上的最大自我實踐是透過士大夫科舉制度嶄露頭角,由皇帝欽點重用。因此羅馬時代的占星家大抵都較重視日月與天頂之類的崇高象徵,認為職業徵象若能獲得日月加持,則如皇命在身,富貴無窮。托勒密對職業的屬性提出三類範疇,一是火星,代表軍人等冒險類的職業,二是金星,代表藝術之類的職業,三是水星,代表文學、商業與科學之類的職業。甚麼星獲得最大的「眷顧」,代表職業徵象比較靠近那一類。至於木星代表宗教神職,嚴格上來說並非是可選擇的職業,而土星代表農業也非職徵星,因為耕種在當時被視為必要的技能,非追求自我實現的方式。比較值得一提的是,托勒密認為除了職業屬性三大範疇之外,尚有複合性的職業屬性(例如火星+水星可能是外科醫師)。

到了阿拉伯占星時代,阿爾卡雅特(Ali Abu Al-Khayyat)將命度(ASC)列入職徵的重要條件之一,由此可見命主的自我意識抬頭,環境與皇命雖重要,但自我意識與命主的傾向更加重要,「不愛江山愛美人」,即便皇命所繫,老子不爽,誰也別叫我幹。他認為落到命宮或十宮或得日月照耀是職徵星的認定重點,若這些徵象不夠強,才會考慮其他的方式。這樣的思維呈現出當代自由意識的抬頭,即便貴人扶持,靠自己努力也能闖出一片天。阿爾卡雅特等人對於職徵星的認定相較於托勒密,顯示相當高的人本思想成熟度。

13世紀的義大利占星家波納提(Guido Bonatti)對於上述的看法,提出了一些不同的思維。他認為要先看命宮,命宮無主星再看十宮、七宮、四宮等等。從托樂密的日月天頂為尊,到阿爾卡雅認定命宮為重點判斷因素之一,波納提更進一步認為命宮至上,亦即命主的選擇與自我最為重要。若有職徵星混淆不清的狀況,則應善用宮神星(Almuten)、視何星有力、福點…等因素來判斷。

現代的古典占星家如Mason及Zoller特別強調Primary Motivation(國內楊國正老師翻譯為命主意向),意即命主的意志決定了主要命運走向,這個觀點應該也要善用在尋找職業徵象,亦即「我要」做甚麼,或「我想」、「我能」做甚麼。在二十一世紀的時代,人類的價值觀與自我肯定的標準日新月異,有的人是為了名利選擇職業,有的人為了興趣(即便那個興趣無法讓他功成名就),有的人為了錢,有的人只是勉強撐過一輩子,不為什麼。因此職徵星的尋找,不再是那麼單一,也不是這些占星家制訂的「原則」就能做單軌的詮釋,而是應該綜合論斷。

歷史上占星學家數次被基督教徒所迫害與壓抑,因為教廷認為占星的命定論(Determinism)違反了基督教義「靈魂的自主性」(或稱為God’s Will較為貼切),基督教義認為魔鬼的目的就是要引誘靈魂放棄自主意識。可是,事實上在研究占星的過程中,我發現在很多狀況下「靈魂的自主性」是很脆弱的,人性的趨向其實不一定往善意發展,且自我善意的發展常常為社會帶來負面的效應,惡意發展常常也帶來正面效應。有的人渾渾噩噩過日,卻發現渾渾噩噩也能讓他功成名就,能力不好的人也常常得到好的肯定。所以我認為重視「Primary Motivation」的同時,應該認清「動機」(Motivation)的本質善惡,這種善與惡常常需要以自我實現與社會期待兩個標準來衡量。另一個視角是,我們強調「Primary Motivation」的同時,似乎也應該承認「Non Motivation」實際上是存在的,且這種無意志狀態經常性的影響靈魂的「自主性」。例如一個乞丐的「自我意志」可能是「我要在五星飯店吃大餐洗三溫暖」,可是環境會逼迫他「只要活下去就好」。

環境的狀態與變遷常常會影響人的「自主意志」,因此人本提升的同時,我們重視命宮與命主的詮釋,卻也不能不承認這樣的詮釋可能只是片面註解或過度理想化,因為靈魂的「自主」與「非自主」常常是並存的,當環境牽絆力量高過命主自主動能,或自主意志無法適當滿足時,非自主意志就會出現。以常理而言,人會具備一個或一個以上的生活技能(或無技能),但面對生活不同的時間與環境變化,職業徵象應該是要依環境與時間的演變而更替、出現或消失,這才是符合常理的原則,例如一個律師發現從政更能實現自我,因此放棄律師行業,或因為律師賺的錢不夠多而選擇從商,即便他的律師職徵很強。因此「命主自決」的同時,常常夾伴著「命主無法自決」或「命主他決」,或此時自決,彼時無法自決。考慮職徵,除了命主外,其他的行星、虛點(特別是個人點)甚至是每一個宮位、宮頭、與時間影響也很重要。職徵星不再僅限於角宮星或有力的行星。力量不是至高無上,適性發展才是自然法則。

此外我認為古典學派所謂的富貴程度(Rank of Fame)、職業徵象(Signification of Profession)、財務徵象(Signification of Finance)等均需做綜合考量,因為一個人的富貴、職務與財務是有絕對連帶關係的。因此當我們發現某個人的十宮受剋害嚴重,可是卻權傾一時,或者十宮很強但卻只是個大流氓的時候,再也不會覺得訝異。

我們以法國總統薩克齊為例,命主落六為弱宮,且日月位置不佳,原本格局不太高尚,幸得四宮金星與命主六合,為弱中有救。金星為九宮與二宮的宮主,因此薩克齊對於追求金錢以及法律或宗教有著莫大興趣(為何他選擇法律而非宗教不在此文討論範圍)。而他的MC所在宮位為雙子,宮主星落六受剋,但與金星六合顯示他的自我意志跟自我實現,受到法律、宗教與家庭背景劇烈的影響。
< 圖片遺失>

但單單這個因素就可以讓他登上法國總統大位嗎?當然不是。我們發現十一宮的木星廟旺與命度六合,而命主的定位星土星亦與木星六合,在希臘占星中十一宮是很重要的宮位,許多政治人物都是得力於十一宮的力量,木星是十一宮內星亦是七宮主,象徵他有與他人合作的天賦與運氣,且亦因這種天賦讓他獲得朋友的支持與地位(木星在此是最高的行星),同時木星也是法律與尊貴的自然徵象星。因此他的職徵星為金星與木星,靠著環境的改變以及時間的變化,金星木星的職能交替(此外還參雜其他行星的加入,在此暫略)把他從一個巴黎大學的法學碩士生、律師、市長、議員、內閣閣員逐漸培養成法國總統(怎麼交替不在討論範圍內)。

即便命主跟木星無直接關連,但透過隱性與行星串流作用,木星也能助力於命主(這樣就能幹總統嗎?當然還有其他徵象)。只是這樣的排列組合的缺點在於容易翻臉不認人,例如他在1995年總統選舉時背叛了前總統席哈克,可是後來席哈克還是選擇支持他,為什麼?占星就是這麼奧妙。仔細觀察,您會知道這世界其實是不公平的,我對人家再怎麼不忠,人家還是會對我仁至義盡,這就是占星有趣的地方。雖然這張圖架構的缺陷可能讓他在位時歷盡風波。

另外,此例火星不是跟太陽有吉照嗎?而土星不也跟水星有相位嗎?為何職徵星不是火星或土星?其實命局高低有真假清濁,職徵星何嘗沒有?何為真假清濁?何為天時、地利、人和?希望看倌自行領悟。占星學對於命盤的詮釋常常依賴宮位、宮主、星體落宮、交角…等顯性狀態,但其實「非交角」與「間接關連」的隱性力量常常在對的時間引動為巨大能量。正如同很多人質疑他的太陽、太陰受剋嚴重,但其實表面受剋的行星常常是暗潮洶湧。請看官自行體會。

本文引用網址: http://www.fate543.com/blog/2007/12/04/318/trackback/
請您 留言, 或從您網站 回溯.

4 封留言 to “[占星]職業徵象與人本思維”

  1. 子辰 說:

    有的網友說這篇文章飛來飛去的,沒錯,但提出的問題遠比明示答案來得重要。古書人人都會看,體悟多少各有不同。

  2. I168 說:

    真奇怪火星力量強怎麼不是職業星 難道跟命主沒相位 可是土星不是跟命主有相位 定位星又是火星只是入8宮 這樣也有可能是職業星的代表 還有就你所說的命主官祿都入6宮 日月都不佳 這樣也能當總統在法國在那一個出生的時辰應該滿多人 單這樣看應該滿難當總統

  3. 子辰 說:

    火星也是職徵星之一,入八宮我認為力量不夠穩定.如果沒更好的選擇當然火星是ok.

  4. -->
  5. 1
    子辰 says:

    薩克齊的星盤,網友沒提醒,我還真沒注意到,照V V的說法福點應該落十一宮會合木星,而非落三宮(這是托樂密的算法)。去年起星盤時不小心選擇托樂密法則定盤了。

  6. 2
    子辰 says:

    有的網友說這篇文章飛來飛去的,沒錯,但提出的問題遠比明示答案來得重要。古書人人都會看,體悟多少各有不同。

  7. 3
    I168 says:

    真奇怪火星力量強怎麼不是職業星 難道跟命主沒相位 可是土星不是跟命主有相位 定位星又是火星只是入8宮 這樣也有可能是職業星的代表 還有就你所說的命主官祿都入6宮 日月都不佳 這樣也能當總統在法國在那一個出生的時辰應該滿多人 單這樣看應該滿難當總統

  8. 4
    子辰 says:

    火星也是職徵星之一,入八宮我認為力量不夠穩定.如果沒更好的選擇當然火星是ok.

請留言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Virtual Dedicated Servers | Compare Top CD Rates, Online Brokers and Buy Icons